师生联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18|回复: 0

打在乡村教育上的一块“补丁”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28 11:07
  • 签到天数: 69 天

    [LV.6]常住居民II

    673

    主题

    82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642
    81
    165608
    应助文献
    17
    最后登录
    2019-7-8
    发表于 2019-1-28 11: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胡宁
    很多年后,有人替叶连平算过一笔账。如果收取补课费,凭他教过上千名学生,他已经是个富翁了。
    这位现年91岁的退休教师,仍住在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乌江镇的卜陈村,房子只有一间半,是那种昏暗的旧平房。过去18年里,这里是他的家,也是他的教室。
    从2000年起,叶连平每天辅导村里的孩子课后学习,后来还利用周末开办英语补习班。英语是这些孩子共同的短板,很多人因为英语成绩太差影响了升学。
    这些孩子学习英语具有天然的劣势——村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外出打工,很多孩子由祖父母照看,而祖父母们有的连汉字都不认识。
    叶连平的课堂原本是他发挥余热的地方。他最初只是招揽孩子们到自己家里写作业。他用一块木板拿墨汁一涂,挂在门上,就是黑板。教具也是他自制的。
    自1978年年底成为一名教师以来,40年间他目睹曾经上过课的学校流失了7名英语教师。由于早些年曾在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美国驻华使馆待过,叶连平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在他看来,英语科目补课是当务之急。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至2013年,鄉村教师数量由472.95万下降至330.45万,流失率达30%。
    qkimagesduzhduzh201902duzh20190220-1-l.jpg
    教师“下不来”“留不住”“教不好”,成为乡村教育的难题。
    1991年退休后,叶连平就像块“补丁”一样,在乡村教育体系这个显眼的缺口上代课。周边学校哪位老师生病了、临产了,他便前去代课,短则几天,长则3年。
    1995年,叶老师到离家近30公里的县办中学代课。那个原本几乎“垮台”的班级,硬是被叶连平挽救了——他在下班后跑了整整45天,把旷课的28个学生一个个拉回教室。毕业那年,这个班级的中考成绩优于平行班级。不过,叶连平久未归家,以致家中失窃。最终他谢绝了那所中学的挽留。
    虽然他自称“没有我地球照样转”,但是至少在他的村庄,“叶连平”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名字。
    因拆迁或外出打工,彻底告别村庄的人越来越多。叶连平任教过的卜陈学校,学生规模已经从鼎盛时期的超过千人,到现在的9个年级都是单班制,总计200多人。
    还留在村里的孩子,很多都在为自己的未来焦虑。一名小学五年级的女生为转走的小伙伴所描述的学校吸引着。她说,不喜欢一放学就往县城家里跑的老师。只有叶老师会风雨无阻地在村里等着她。
    叶连平不收费、教得好的名声慢慢传开。每到学校放学,他家里那些高矮不一的桌子和板凳上就挤满了孩子。人最多的时候,孩子们戏称,为了去一趟厕所,“要翻两座喜马拉雅山”。
    2010年,乌江镇政府出资将叶连平家对面的两间仓库改造成教室和图书室,有企业家捐赠了60套桌椅,孩子们上课的环境才改善了许多。

    叶连平在备课

    放学后,孩子们来到“留守未成年人之家”学习
    7年前,这里还挂上了“留守未成年人之家”的牌子。当初的两个英语班,也发展成从扫盲班到高级班的4个班级。暑期有多所高校组织志愿者来支教,2018年,参加暑期班的孩子达到165人。平时也有70多人在这里补习。生源不仅有本村的学生,还有来自周边村镇的,甚至有县城的孩子慕名而来。
    叶连平没有子女,除去和妻子吃饭的基本开销,他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学生身上。买教材、买练习本、打印试卷,都由他出资。遇到特别困难的学生,他经常拿出自己的钱,并四处筹集资金,帮这个孩子买一辆电动车,帮那个孩子筹一笔学费。
    对他而言,每个月3000多元的退休工资足以维持生计。但他身上经常穿的是十几年前的已经磨破的上衣和打了补丁的裤子,只要整洁,他不觉得有什么难堪。为了省钱,他会骑车去几里地之外买菜。到南京去买书时,他甚至连一元钱的瓶装水都没舍得买。
    但为了孩子,他每年花几千元包车,带孩子们前往南京、合肥,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雨花台、科技馆,还带他们到和县西梁山烈士陵园扫墓,让孩子们了解历史,增长见识。
    从2012年起,叶连平拿出自己的2.1万元积蓄,连同当地政府和社会力量的捐资,设立了一笔奖学金,迄今受益者超过百人。
    他当年四处代课领到的报酬,都被他捐给了那些他曾短暂服务过的学校。这些钱有的变成了手风琴,有的变成了校园里的小树苗。
    并非所有人都领他的情。有人骂他是“老甩拐”(当地话里“老二百五”的意思),还有的老师嫌他“抢生意”。
    和县县委宣传部电教中心主任王小四曾用很长时间拍摄叶连平的纪录片。几年前,他不经意间拍摄到一个场面:五六百米开外,正在教室外玩耍的小学生,隔很远看到了叶连平。孩子们一股脑儿都跑了过来,“叶老师”“叶老师”的呼唤声此起彼伏。而叶连平只是连声答应着,摸摸这个的头,提醒那个擦擦鼻涕,笑眯眯地又把孩子们赶回教室。是什么让这么多孩子对只代过几堂课的老人家产生如此的亲切感?
    年纪越大,叶连平就越着急。每周一一大早,他就急着批改周末刚刚留下的作业。几年前做颅脑手术,术后第四天他就急着出院。他的那辆老自行车,被他称为“风火轮”。中秋节去拜访他的学生一拨儿接一拨儿,他只能跟学生们聊几句,不留吃、不留喝,紧赶慢赶地改作业、备课。
    叶连平认为,自己的着急、用心,很大程度上源于一种“遗憾”。因为少年时期在使馆生活,他学会了英语,见到了司徒雷登等大人物。但是,正是这段经历,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中,让他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1955年到1978年,他的人生被耽误了23年。
    对他来说,上学是再珍贵不过的机会。曾经因为“困难到连饭都吃不上”,叶连平从上海南苏中学辍学。当时,他的老师哭着送这名班上的优秀学生离开。
    如果不是1978年村里原本的老师考上大学,偶然间出现了空缺,也许叶连平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成为教师。
    在叶连平心中,教师这份工作的美是“什么工作都比不上的”。“下辈子我还当教师,我还没过足瘾。”
    他无法忘记当猪倌、种地、做工的那20多年。“怎么干也弥补不了了。”叶连平用苍老的声音轻轻说。
    退休那天,接到退休通知的叶连平趴在桌子上哭了一场。
    他把遗憾和珍惜倾注在学生身上。由于叶连平的家距离学校很近,多年来,很多学生都在他家借住过。很多学生生病时,都接受过叶老师骑车送来的药。
    叶连平的教育方式在一些学生身上留下了深刻印记。
    如今已在县城重点高中就读的女生萍萍成绩一直很好,有一次生病,她忘了向补习班请假,叶连平还严厉批评了她。萍萍印象最深的是叶老师带他们去合肥的那3天。她第一次吃了酒店的自助餐,第一次看机器人踢足球,第一次看到奇怪的钢丝床。此前,她从没出过远门,更不知道村外的世界是怎样的。
    萍萍的父母从她一岁起就长年累月在外打工。萍萍跟有腿疾的奶奶一起生活。那时,她时常感到孤独,叶连平成了她最大的安慰。每次放学,她最喜欢跟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教室看叶老师备课。周末到了,萍萍最爱的不是在家看电视,而是到图书室去,看上一整天书。农村家庭大都没什么藏书,那间图书室的书几乎被村里的孩子翻烂了。
    对萍萍这样的孩子来说,香港这个繁华都市原本是一个遥远而未知的概念。但是香港大学学生来支教的那个暑假过后,她一直记得那个穿着水粉色半袖衫、牛仔短裤的漂亮姐姐,她带着学生们看英文电影,唱歌,玩词语接龙。看到那位小老师时,萍萍第一次告诉自己:我要去大城市发展。
    有一次,叶连平收拾教室时发现了一个本子,上面有一幅画被爱心、太阳和小花填满。孩子在画里写着:“爸爸妈妈,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的(地)陪倍(陪)我!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的(地)抱抱我!陪陪我,夸夸我,親亲我,抱抱我。爸爸妈妈最爱我,但我不明白,爱是什么?”叶连平把这幅画保存下来,等到上面的领导来卜陈村的时候,他便让领导看看,让领导感受一下留守孩子心里的期待。
    在叶连平看来,当下学校教育对“智”的重视远超过对“德”的重视。2018年,他自掏腰包印了2000张新版《中小学生守则》,分发给附近的学校。他最担忧的是留守未成年人在家里被爷爷奶奶溺爱——“爱超支了,该减减肥了。”
    叶连平从小事开始要求这些孩子。比如进门和出门的时候,孩子们必须跟老师问好、告别。他还要求孩子们回家也这样对待爷爷奶奶。
    更多的时候,教室里只有叶连平一个人。只要不是周末,白天教室里大都空荡荡的,不时传出他的叹气声。批改作业需要整整两天,有时看着满眼的红叉叉,他皱着眉头,嘴里发出没有听众的批评。
    在一次脑溢血和一次撞车事故之后,时间终于显示了它的威力——叶连平的衰老加速了。他的耳朵能听清的句子越来越少,他的“风火轮”也慢了下来,他终于像一个老人那样行动了。
    前一阵子,新电脑刚搬到“留守未成年人之家”时,一个小学生问他会不会用电脑,他听不清。小男孩连吼了几遍,叶连平才听清个大概,回复说:“我不会弄那个玩意儿!”但当他发现孩子们总是围在电脑边上,叶连平又赶紧找人,想把这些电脑搬走。
    如今,叶连平最担心的便是自己的“接班人”问题。卜陈学校校长居平树曾跟退休教师征求过意见,也与有关部门探讨过“接班人”问题,但还没有答案。“这么多年,叶老师全身心义务投入,还倒贴钱,他的高度太高了,别人很怕做不到他这样。”
    “我有积极性是因为我的时间太少了,我什么时候倒下还不知道。”叶连平说。在村里办丧事的一个日子里,91岁的叶连平和着窗外的鞭炮声,对来人说:“今早出殡的老头儿,一家几个子孙都是我的学生。他84岁,死了。”
    (阿 建摘自《中国青年报》2018年10月3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