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联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22|回复: 0

[其它文摘] “你爸早给你诊断好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8

主题

0

帖子

-17

积分

童生

Rank: 1

积分
-17
0
-170
应助文献
0
最后登录
2018-8-5
发表于 2018-9-24 09: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申发银行营业部的“VIP理财室”里,坐着一位理财经理,40岁左右,皮肤白净,头势(沪语:头发梳向两边的分界)分明,带着一副不深的眼镜,西服革履,见人总是面带微笑。
  这位经理姓忻名季乔,季乔两字读来上口、形意古雅,乃浙江嘉兴人,书香门第出生,名牌大学金融学硕士毕业。忻经理家庭幸福,父母皆退休干部,身体健康,在家乡颐养天年。夫人是其大学同学,亦在同城一家金融机构任职,育有一女,甚是聪慧。这样的家庭应该说是很令人羡慕的了。唯是大约老天生妒,让忻经理在健康方面有一点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又说不清、道不明,不过,幸而似乎也未影响到工作、生活,也就罢了。
  原来这“说不清、道不明”是指医学上过去对这一情况无明确的解释,忻某自己是说得清楚的:据他回忆,读初中时有一次上体育课有100米赛跑,他跑得慢,而且跑到终点时除了有心跳、气急的感觉外,还觉得有些胸痛,起初他以为别人也是这样,并不介意,体育老师也只是鼓励他多练习练习便好。后来他注意到一旦剧烈活动,便会感到心前区有些疼痛,于是便找了些普及医学知识的书来看。哪知不看则已,一看大吃一惊:活动后心前区疼痛者为“冠心病”之症状。于是赶紧说给他爸听:“爸爸,我生冠心病了。”
  他爸听罢,置之一笑说:“小鬼头胡说八道,冠心病是老年人生的病,你爸我也没冠心病,还轮不到你生冠心病呢。”
  “爸爸,真的,我一剧烈活动就心前区痛。”小忻说。
  他妈在一旁听到,也觉得他小小年纪不会生冠心病,但会不会是有别的什么病呢?于是夫妻两人决定带他去医院检查。
牰
  接诊的是一位年长的心脏专科医生,看见来了个小患者倒也和善:“小同学你哪儿不舒服啊?”
  “我一剧烈活动就心前区痛,真的。”
  “医生,他说是‘冠心病,这么小的孩子也会有冠心病吗?”他爸说。
  “书上说的嘛。”小忻争辩道。
  医生笑了笑:“让我检查检查。”说罢看了看他的小患者,听了心肺,还摸了一下头颈,量了血压,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别小看这点看似简单的检查,在有经验的医生看来,已经可以基本排除先天性心脏病、风湿性心脏病以及高血压、甲状腺功能亢进、贫血等问题引起的心脏病了。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与风湿性心脏病是有杂音的,既然没听到杂音就可以排除了;血压量过不高,可以排除高血压引起的心脏病;患者没有甲状腺功能亢进、贫血等迹象,那么也便肯定不会是这些疾病引起的心脏问题了。再说,这些心脏问题一般也不会引起如患者所说的剧烈活动时心前区痛。那么“剧烈活动就心前区痛”会是什么情况呢?那就需要些化验和仪器设备的检查了。于是医生给开了心电图及心电图运动试验检查、心动超声检查、血糖、血脂及心肌炎病毒抗体检查。
  尽管冠心病在青少年中并不常见,心肌炎的典型症状也并非“剧烈活动就心前区痛”,但医学上出现不常见的、不典型的情况也是有的,否则如何解释患者出现的症状呢?这位医生甚至还问及“是否见到过冠心病患者发病时的痛苦和严重的结果”,是考虑到患者的心理因素,有时也会对他的“症状”有所影响。
  检查的结果出来了,除了心电图运动试验提示运动后有心肌缺血的现象外,俱皆正常。
  复诊的医生看了,说这“心电图运动试验提示运动后有心肌缺血的现象”倒是和“剧烈活动就心前区痛”吻合的,但是其他各项检查俱皆正常,并不能据以诊断冠心病,当然也不是心肌炎。那么是什么呢?无解。医生说,既然“剧烈活动就心前区痛”,那么应该避免剧烈活动,既然不像是冠心病,那么也不必吃药,对健康应无大碍。
  忻氏父子本是想把毛病查清楚,结果未能如愿。当然忻父亦能理解:医学亦并非万能。何况医生说不能诊断为冠心病,也没查出其他问题来,既无需服药,对健康亦无大碍,只需避免剧烈活动,也就罢了,于是称谢告辞。不过那医生又对忻父说:最近医学文献上介绍国外有一种叫做“冠状动脉造影”的检查方法,今后或许对查清这孩子的问题有帮助。不过忻父觉得既然问题不大,那就以后再说吧。
  这就是忻季乔所谓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心脏问题。不过自从注意避免剧烈活动之后,到也没大事,既未影响学业也照常成家立业。他夫人是大学同学,注意到季乔文静,不太爱运动,季乔也明确向她说过他“剧烈活动会心前区痛”,不过并不是确定的心脏病。他的同事们似乎也有点知道这一情况,但是既不是传染病又不影响工作,大家当然也不介意。
犎隣
  一次忻夫人参加其中学同学聚会,适遇一高中时期的好友,该人高中毕业后考入医科大学,毕业后又读研究生后再赴美深造,并曾留在美国工作数年。如今中国经济发展,他们夫妇便也回国工作,其夫在大学生命科学院做研究工作,她便在市立医院做心脏科医生,据她说:在中国做医生比在美国辛苦多了,忙得一塌糊涂,所以回国都快一年了,今天才有机会和老同学们见面,请大家原谅,不过大家今后有医疗方面的问题找她,一定帮忙云云。众同学皆报以热烈的掌声。
  忻夫人与该同学聊天时自不免相互问起对方先生、孩子等情况,忻夫人自然说起他先生“剧烈活动后会心前区痛”的事,该医生几乎立即建议到市立医院来,由她安排一次检查,重点便是做CT冠脉造影,并称此项检查安全可靠,忻夫人大喜。
  忻经理做了CT冠脉造影,结论是:冠状动脉左前降支有一段心肌桥。
  “心肌桥”,忻经理夫妇闻所未闻。忻夫人想起她的舅父好多年前曾经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用以治疗冠心病,他先生从未做过手术,怎么心脏里会有“桥”呢?解决的办法当然是向她的这位老同学请教,而这位老同学因为是她主动建议做这检查的,自然觉得应该向她们解释清楚。于是趁一天担任心脏科二线值班医师较为空闲之时,约了他们夫妇二人在值班室里交谈。交谈时心脏科医生还拿了一个塑料的心脏模型来,她指着心脏模型的表面说:“心脏的表面有许多血管,主要的有三支:左边的两支,分别叫做左前降支、左回旋支,右边一支,三支血管合称冠状动脉,因为它们在心脏的表面,应该说是在心外膜下,好像给心脏戴了顶帽子,所以叫做冠状动脉。冠状动脉有许多细小的分支深入到心外膜下的心肌中,为心肌提供营养。”
  心脏科医生看她这老同学夫妇听得入神,便继续说:“但是有少数人的冠状动脉有那么一段长到心肌里面去了,部分的心肌纤维盖在这一段冠状动脉血管上面,如果把冠状动脉比作一条河,那么这部分心肌便是架在河上的桥了,当心脏收缩时,这部分心肌便会对其下的冠状动脉形成压迫,如果长在心肌里面的这段血管较大、较长,则影响的面便广些,如果心跳快,则压迫的次数便多些,那么由这部分血管供血的心肌便可能出现暂时的缺血现象而出现心前区疼痛的症状。这其实是一种生理现象,医学上称为‘心肌桥。”讲到这里,心脏科医生看着检查报告忽然似乎想到什么,面露微笑。
  “那怎么治疗呢?”忻夫人关心的自然是这事。
  “心肌桥的发生率大约10%左右,也并不太少见,不过多数人并无症状,也就不必去治疗了,若是因此而频发胸痛的,当然应避免剧烈运动,也可以服用一些减慢心跳的药物。”
  “会不会心肌梗死啊?”忻夫人自然关心这事。
  “不会,这不同于一般的冠心病,不必担心。”
  “今后会不会发展呢?”这也是该问的问题。
  “一段冠状动脉血管长在了心肌里面,应该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生理现象,这是不会发展的。不过有研究者认为心肌桥上游的冠状动脉,似乎更容易发生动脉硬化,所以更要多注意些控制脂肪饮食,适当活动,避免剧烈运动并不等于不能活动,对吧。”这医生说得很清楚。
  “谢谢您,怎么以前的医生都没这么诊断?”忻经理提出了疑问。
  “这与科学技术发展有关,在冠状动脉造影技术应用之前,确实无法做出这个诊断。不过……”这医生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忻夫人问。
  医生靠近她同学的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两个女人都笑了。
  “笑什么?”
  “忻-季-乔(‘心肌桥的谐音),你爸早给你诊断好了。”忻夫人笑看说。
  “哈哈哈,谢谢!”忻经理的意思是谢谢医生善意的打趣。
  “回去謝谢你爸吧!”忻夫人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